<ins id="fbnfz"></ins>
<cite id="fbnfz"><video id="fbnfz"><thead id="fbnfz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fbnfz"><span id="fbnfz"><menuitem id="fbnfz"></menuitem></span></cite>
<var id="fbnfz"><strike id="fbnfz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bnfz"></var>
<var id="fbnfz"><strike id="fbnfz"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fbnfz"></var>
<cite id="fbnfz"></cite>
<var id="fbnfz"></var><cite id="fbnfz"><video id="fbnfz"><thead id="fbnfz"></thead></video></cite>
<var id="fbnfz"></var>
<menuitem id="fbnfz"></menuitem>
<var id="fbnfz"></var>
<var id="fbnfz"><video id="fbnfz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fbnfz"></cite><var id="fbnfz"></var>

爆款小说《墨少廷的娇妻》云萱萱墨云廷免费阅读b'

2020-01-03 23:42:37

凤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月3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▲《墨少廷的娇妻》小说免费阅读,人气新番书籍,无删减,不弹窗,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文点书庄】回复【50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《墨少廷的娇妻》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第9章
有时候生气也是要力气的,当浑身都被疲惫所席卷,云萱萱哪里还有余力去听楼下的浪叫声,眼帘一阖,就昏睡了过去。
这一睡,睡去了一天一夜,但纵使睡了这么多,云萱萱醒来的时候还是觉得头痛欲裂。
她知道自己感冒了,但看了看日历上的红圈,她今天还有打工的工作,根本没有时间去懈怠,泡了杯姜茶,云萱萱强撑着身体出门。
而不知道是不是这一次的硬撑落下了病根,大半个月后,云萱萱昏倒在了打工的地方。
医院,云萱萱醒来,就看到白大褂的医生站在自己床头,漠然地说,“血糖过低,中度贫血,血检hcg偏高,应该是怀孕了,如果确定要孩子,必须增加营养防止劳累,否则很容易滑胎?!?br /> “……”
云萱萱懵懵的,半饷才回过神来问,“医生,你是不是搞错了,我、我怀孕了?”
“看血检是这样,你要是怀疑,可以再去妇科挂号确认一下?!币缴低昃妥吡?。
云萱萱怀着忐忑的心情,来到妇科,而报告确认,她是真的怀孕了。
捏着白纸黑字,云萱萱瞬时整颗心都沉了。
她知道这是游轮那一夜、她被强暴所怀上的孩子,她本来也想着要吃事后避孕药的,可接二连三的事情,让她忘了。
云萱萱眼眶通红,差点没哭出来。
而这时,唰一下,她手里的孕检单被抢走了。
“果然是你这只狐狸精,你竟然还怀孕了!”
云萱萱拧眉看着眼前的女人,gucci的小礼裙,波浪的卷发,那眉眼高傲中透着愤恨,看着有些眼熟。
“你是谁?!?br /> “我是廷的未婚妻?!?br /> 韩诗雅昂了昂下巴,轻抚了一下自己的小腹,得意洋洋地道,“狐狸精,别以为自己能靠着肚子上位,我也怀孕了,廷要娶的人是我,至于你,还不尽早滚蛋!”
一声“廷”,让云萱萱反应过来,这个女人,应该就是之前出现在墨少别墅的千金小姐。
“小姐,我想你误会了,那天我只是去打扫别墅……”云萱萱开口。
“呵,你以为我会信吗?!?br /> 韩诗雅悻悻地瞪了眼云萱萱,虽然这个女人只是穿了一身洗得发白的棉布长裙,但那五官清丽,竟透着几股子出尘的味道。
可,不过就是个装清纯的绿茶婊罢了!
“你勾.引廷,不就是为了钱吗?”讪讪地从包包里拿出一张金卡,韩诗雅施舍般地说,“这里头有50万,只要你把孩子打了,这钱就是你的了?!?br /> 云萱萱眉头紧蹙,“我说了我不是?!?br /> “切,别给脸不要脸?!焙挪恍祭浜?,“你难不成还以为自己能母凭子贵当上墨家的少奶奶?像你这种贫贱女,廷不过就是玩玩你,识相的就收钱走人,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?!?br /> 傲慢的语气,莫名令人不悦。
云萱萱没有再周旋的意思,一把抽过韩诗雅手里的孕检单,沉声,“小姐,我的孩子和你未婚夫没有半毛钱关系,请你不要用钱侮辱我?!?br /> “喂,你走什么,我要你现在就打胎,狐狸精,你给我站??!”
无视身后的叫嚣声,云萱萱快步地走进了电梯,只是在电梯即将关上的那几秒,她盯着门外韩诗雅身上的gucci小礼裙,陡地又一惊。
她记得,自己被强的那一晚,在游轮的观景台里,除了那个强了她的男人,还有一个同样昏厥的女人昏倒在一旁,自己当时的衣衫被男人撕碎不能穿了,她就脱下了地上女人的小礼裙,而那小礼裙,也是gucci的,还恰好和韩诗雅身上穿的是一个系列的高定款。
怎么会这么巧?
而且,之前在那墨少的别墅,她清晰地听到那墨少说什么不会娶一个给自己下药的女人……
而游轮那一晚的男人,滚烫的身躯、粗重的喘息,以及那不正常的粗暴,现在想想,不就是被下了药的反应吗?
难道……那夜那个昏倒的女人就是韩诗雅,而那个强暴她的男人,就是墨少?!
啪!
云萱萱指尖一颤,手里的包包应声落地。
“小姐,你的包掉了?!庇懈龃笊敉屏送圃戚孑?,“电梯到了,你出不出去啊,别光站着挡道?!?br /> 云萱萱惊魂普定,快速地捡起包包,走出了医院。
越想,越心惊,云萱萱瞳眸乱颤,就这么漫无目的地游荡在街头,不知神游到哪里的时候,于迎面拐角,撞上一个人。
第10章
“呀……”熟悉的娇呼声,“姐,你走路不长眼睛的么?!?br /> 云熙儿睨着眼,指着地上自己prada的包包,趾高气扬地道,“还不把我的包捡起来?!?br /> 云萱萱冷冷瞥了眼云熙儿,扭头,转身就走。
“云萱萱你拽什么拽!”云熙儿一把拉住她,悻悻地道,“你给我听着,连尘现在喜欢的人是我,就算你死缠烂打,他也不可能再多看你这个贱人一眼!”
“究竟谁贱?!痹戚孑胬淅浠仨?,“云熙儿,你叫着连尘姐夫,却在他身下承欢,你这样的第三者,难道不贱?!?br /> “哈,第三者?”云熙儿不怒反笑,“姐,这个世界上不被爱的才叫第三者,你除了连尘的厌恶,什么都得不到,你这种人,才是最可悲的第三者?!?br /> 云萱萱面色微白。
云熙儿得意勾笑,视线转动间,瞥到云萱萱破旧的包包里竖着一卷纸,露出的底面,是类似医院检查单的东西。
“呀,姐,你在看病么,该不是得了什么绝症吧,那还真是恭喜啊?!痹莆醵底?,一把抽过了云萱萱包包里的卷纸。
“你做什么,还给我……”
“干嘛,我这不是关心你嘛?!痹莆醵ㄐψ?,并在看清单子上的数据后,瞠大了一双眸,“哈哈,你怀孕了!”
云熙儿鄙夷地睨眸,“我就说嘛,你怎么可能真的为连尘守三年活寡,原来早就不知道勾搭了多少姘夫,不过也是,你妈那么贱,生的女儿当然也是个贱货?!?br /> 云萱萱攥拳,死死地瞪着云熙儿,“不准你骂我妈!”
“呀呀生气啦,那正好,我马上把这事告诉你妈,让她知道自己生的女儿有多贱!”
说着,云熙儿就掏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。
云萱萱急得眉眼猩红,抬手就去抢云熙儿的手机。
云熙儿被抓疼了手,神色一恼,就狠推了云萱萱一把,“贱人,你弄疼我了!”
“啊——”
云萱萱惊叫一声。
她的身后是一条小马路,她穿着平底鞋,本来也就是踉跄着后退了几步,但最后一步恰好踩空在人行道的边缘,于是整个人都向后栽去。
而这时,一辆银色的帕加尼恰好驶来。
嘎吱的刹车声刺耳欲聋,云萱萱后背撞上侧边车头,岌岌可危地抓住了车灯才稳住了身体。
胆战心惊的一刻,若不是这车刹车及时,云萱萱此刻已近被撞飞了出去。
“怎么又是你?!?br /> 车门打开,男人高大的身形笼罩,磁性的嗓音冷厉而不悦。
云萱萱抬起被吓白的脸,眸光在看清男人的脸时震住。
栗色的短发,飞扬的剑眉,那深邃的黑瞳正一瞬不瞬地盯着自己。
怎么会是他……
“女人,拿命来勾.引我,勇气可嘉?!?br /> 墨云廷近乎冷嘲地睨着云萱萱那双假装惊讶的眸。
煞白的脸,轻颤的唇,若不是早有先例,他还真要以为她是不小心撞上来的。
原来,他又以为她在勾.引他。
抿了抿唇,云萱萱站稳身体说,“先生,我是被人推出来的,你不信,可以去查监控?!?br /> 云熙儿闻言,立即仰首看了看头顶,这一看,还真有监控,不禁就吓得冒出了一层冷汗。
她刚刚只是条件反射地推了云萱萱一把,可没想要光天化日之下闹出人命,而且,车旁那男人,不是墨云廷么……那个如今连云家都要忌惮三分的墨家大少?
而且刚刚,他说云萱萱勾.引他?
眼底滑过一道精光,云熙儿立即捏着手里的孕检单,战战兢兢地走上前说,“抱歉啊墨少,我不知道姐姐最近缠上的人是你,她之前偷汉子被抓,又不小心怀了孕,姐夫吵着要和她离婚,她才急着找个接盘侠,我也是念及姐妹情,才帮她演这场碰瓷的?!?br /> 一番话,既把自己推云萱萱的责任撇清,又把云萱萱说成了一个背着老公偷人的贱货,真可谓是一石二鸟。
云萱萱死死攥拳,“云熙儿,你不要血口喷人!”
云熙儿肩膀一缩,像是被吓着了,期期艾艾地说,“姐,我也是为了你好,墨少在商界是有名的不近女色,你想勾.引他是不肯能的,你还是放弃吧?!?br /> 将柔弱好妹妹的戏份演足,云熙儿又看向墨云廷,假惺惺地求情道,“墨少,我姐姐也是一时糊涂才会缠上您,您大人有大量,可千万别跟她计较啊?!?br /> 墨云廷闻言,一双黑瞳极冷地盯向云萱萱。
之前她不声不响从别墅逃了,他还以为她是知道怕了,可原来,是谋划着下一招呢。
先是装清洁女工,再是装碰瓷,这女人的心机,可真是深得令人作呕。
厌恶地拧眉,墨云廷冷冷嗤笑,“像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,你老公也是倒了八辈子霉才会娶到你……”
“啪!”
冷冷一个巴掌,扇到了墨云廷的脸上。
《墨少廷的娇妻》完整版已有~
微~信~搜~索~公~众~号【文点书庄】回复【50】抢先免费看正版内容!
更多无删减小说,限时免费!
爱生活爱阅读,欢迎各位看官点赞互动哦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关于我们

钢城信息网是领先的新闻资讯平台,汇集美食文化、热点新闻、房产家居、投资理财、生活百科、教育科研、等多方面权威信息

版权信息

钢城信息网版权所有,未经允许不可复制本站镜像,本站文章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邮件举报!

可靠飞艇群 金钱吐丝网| 工商局网| 清拌腰丝儿网| 支付宝网| 番茄牛肉羹网| 蜜瓜脆鳝网| 炸素鸡排网| 娄底新闻网| 西瓜奶酪网| 三星手机网| 椒香孔雀鲳鱼网| 水母网| 炸豆腐网| 梓潼片粉网| 菠菜鸡煲网| 慧聪| 景顺基金| 九江新闻网| 电脑爱好者| 黄金资讯| 长兴新闻网| 叉烧炒面网| 咕噜肉网| 蛋黄卷网| 蟹黄蹄筋网| 中国健美协会| 中国国际人才开发中心| 十二台菜网| 日月生辉网| 阳光伙伴| 邢台新闻网| 时事论坛| 高新人才热线| 蟹黄扒芦笋网| 烩豌豆网| 糖焖莲子网| 赛客虚拟家庭| 猴头菇白果鲨鱼骨汤网| 炸蒸肉网| 友邦华泰| 明炉梅子鸭网|